返回列表 发帖

转帖]“禅石”

转帖]“禅石”

转“品味”2007-08-29 10:13:37 发贴


“禅石”
   既要谈禅石,如果不先了解什么是禅,石也就无从谈起了。但这里却有个两难选择。按佛门教义,禅是不能谈的,因为禅是一种极高层次的境界,与逻辑思维、语言文学界不在同一层面上,所谓“言语道断,心行路绝”“妙高顶上,不可言传”。不过,好在它还有个“第二峰头,略容话会”。为了大家对禅的“第二峰头”有个粗疏体认,不得已,仍须借语言来开个方便法门。至于那“妙高顶上”只能靠你自己去参悟了。
   先看禅的缘起。佛祖在灵山会上登座,一言不发,粘起一朵莲花向僧众展示,百万僧众,无人能解,唯有大迦叶尊者微微一笑,佛祖当下就说:“我有正法眼藏,温馨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会属摩诃迦叶”。由此可知,禅是心心相印的产物,全在那会心一笑之中,所谓‘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风性成佛’佛祖又说:“我说法四十九年,没说到一个字”。就这样,禅由西方二十八祖达摩传到中国,经五代传到六祖惠能,禅成了生命之学,同时形成了中国最具生命力的佛教主流——禅宗。
再看历代禅题大德是怎样谈禅的。
   惠能“六祖坛经”、“外不著相为禅”,达摩老祖说:“外绝诸缘,人心无喘”。《俱舍论》卷二:“依何义故立禅名?由此寂静以审虑故,审虑即实了知义”。《瑜伽师地谈》卷三三:“系念寂静,正审思虑,故名禅”。此外,从禅学的意译来看,“思维修”、“静虑”、“弃恶”、“功德丛林”、“禅言”等等。都是指心注一境,超然象外,深入思虑义理,直参内征的一种不可言说的境界,是一种由参到悟的思维、修持、观照、内征的心路历程。尤其强调外不著相,实相无相,外绝诸缘,不言文字的内修、内施 内征、内悟,一切具象物形均与禅无涉。
   经过上述的“略容话会”,我们应当知道,那些以形似罗议佛像的藏名当作禅石是何等可笑了。那么,什么样的观赏石可以称为禅石呢?六祖的大弟子青原禅师说:“未参禅时,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参禅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如果你是个有根器的人,只要把句中的山水换成石头,参后的石头却具备了意蕴禅机,也就是有了生命。你在揣摸,参详它的同时,它也在揣摸,参祥你。互为观照。此时,它的外在形状已从你的视觉中消失,而你在心注一境,物我二忘中,只有一丝空灵调照,朗彻心胸的微妙圆觉。它已不是石头了。李白诗:“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即此境界。当你彻悟之后,求得内征义量,石因你而具有人天贯一的心性。你依石而获得人格气道的升华。此时,石头已成了禅的载体,又还原为石头了。但这还会是未参前的石头么?

什么叫“禅石”。
   情感来源于生活,生活充满感情。我们在生活中默认、自责、呼喊、宣泄、追求,我们借用诗歌来吟咏,通过绘画来表达,也可以在大自然中寻觅奇石来寄托自己的情感,流露自己的心声,表达自己的情怀,反映自己的内心世界,。这无生命的奇石与我们产生了共鸣,引起无限的思索,它早已超出原石的本身化作代表我们心身的精灵。
   比如一件带方型的三江卵石,有人看作是夏天乘凉的石枕头,但又有人把它看作是启迪我们“寓方于圆”,方中带圆,圆中有方的具象教材,意为凡事皆有包容性,有多重性,要从多角度理解一件事情。
   再如一件水冲石,有人欣赏它奇妙的石洞中竟竖有一小石柱,似仙似道似人物在洞中,成了一座仙人洞。但是又有人从另一角度去理解它,认为洞内的小石柱是借助了石洞外坚韧的石体石皮保护,才避免了历尽千百万年的急流冲刷,终得以存留。洞外的石体石皮被冲刷的浑圆细腻,而洞内的小石柱依然丝毫不损。一个弱小之物只有借助强大的外力保护才能生存。
   同是一件奇石,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产生不同的联想。有人看后漠然置之,有人看后浮想联翩。
如果能从赏石中“渐悟”或“顿悟”了一些事理,也就是得了道,这就是一个修习的过程。能使你用慧眼悟出事理的石头,就是“禅石”。如同上面所讲用来参禅修习的房子叫“禅房”,而用来跳舞的房子只能叫“舞厅”。
   有人不区别赏石者的心境、用意,硬性地指定这是 “禅石”,或这就是“禅石”,是不对的,而且这种刻意行为是要挨“戒尺”打的。因为刻意追求无论是对“渐悟”,还是“顿悟”都是一种严重的阻碍。制造这种阻碍的人不挨“戒尺”打那么“戒尺”又打谁呢?

品 石 话 禅
   禅本是佛教禅僧的学问,原始的主要含义“即运用思维活动的修持方式”或“宁静深思”。在把禅义引入赏石的称谓后,似乎就有芥蒂,该不该称禅石,什么叫禅石,那些石可称禅石,这是赏石界一个经常性话题。就此笔者谈点对禅石的题铭感想。
   什么是禅石,从鉴典到专论,均有所论亦有所限,但定义不一,有形圆色素说,有灰冷暗寂说,有无形无图说等。大都强调能悟出禅义的奇石,方可称为禅石。从石市上的题名看,有的人把形似禅僧的石等同于禅石,有的人把禅石纯当石名叫,有的人把自悟出禅义的石称禅石。当然,也有对直题的《禅石》,嗤之以鼻。从各家刊物画册题名上看,普遍存在把那些看似禅僧模样奇石,称为禅石。例外地明确而又仔细点的,如上海古籍出版社的《新世纪中华奇石》图册,它把禅石细分为神禅、心禅、广狭、阴阳、随缘、内静、浑一等。但没一件明显形似禅僧模样的奇石,多是些圆形的、方形的、象形的、景观图案等不规则和图型多样的奇石。看了此册,有的让人禅意勃发,有的亦一时无从“入禅”。从这些禅石的形状与题名看,感到什么图形的石都可能分成为禅石,也可能不会成为禅石。觉得玄虚!
   一块奇石,由于它是天工的造物,往往透逸出很多不确定的自然的朦胧信息。同时,观赏者不同的知识阅历和灵感喜好,存在不同的主观认识差异对同一事物往往会出现不同的感知。石与人两种不确的识别因素同时交织存在,并相互作用。当面对同一块奇石,不同的人,易产生不同的主观想象,形成不同的主题。因此赏石题名的结果定是多样的。对于禅石引伸感悟的原本就趋虚化的禅义悟石,更是如此。
   禅石的文化题名是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从奇石中悟出的禅义,悟出为人处世、修身养性的理性。根据文化观赏性需要,禅石的题名,既要从个人感受出发,又要从方便他人赏析出发。如果把那些自悟禅义的奇石,简单地题为《禅石》,无论蕴含作者多少的禅机顿悟,圆明妙觉,一般只能自己受用,别人是费解的。如能根据奇石意象,酌定一个令人禅义明彻的题名最好。诚然,我们在欣赏禅石、寻思题名时,既要悟意,也要析形,形意共悟,加以生发,求得禅机心缘。“禅”本禅僧来,象禅当叫禅,因此,当在赏析一个形似僧,直题《禅石》的奇石,很难说就没有给人以禅的意念,往往“形具而神生”。一概认为浅薄,也似偏颇。当然,名带禅字不等于就是禅石。标禅石的人,不一定是留心领悟禅义后题名,或许,有的就仅是个“口头禅”,人云亦云,仅此而已。
从上可见,禅石题名的界限,并非十分清楚。但大抵可见:一是主要以外形定名;二是主要以心境拟名。综上所述,我理解的禅石应是图形虚寂,蕴含禅义的认知取向或哲理,被赏石者感悟认可的天然奇石。目前,赏石界引用禅的名义,不是取形就是取意。形也罢,意也罢,只不过是取个有一定含义的名字,无须深究或拘泥是否合余经典,是否恪守教义信条。一种大众性的文化借喻和延伸,“百花齐放”总比“一花独放”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