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一种特殊的艺术品--奇石

一种特殊的艺术品--奇石

奇石是不是艺术品的理论争论由来已久。主张奇石是艺术品的认为奇石具备了美学价值,能够提升人的审美情趣;持奇石不是艺术品观点的认为奇石是天然生成的,不是纯粹人为艺术的结果。
    奇石究竟是不是艺术品,关系到奇石的收藏、交流、传承和市场发展走向。根据自己较长时间的理性思考,联系请教美学专家受到的启发,结合多年赏石藏石实践,我从三个方面谈谈奇石是一种特殊艺术品的看法。 一、奇石的特殊性:鬼斧神工的自然杰作
    日本熊泽禅师的《石德五训》对石、包括奇石的感悟堪称精妙:奇形怪状,无言而能言,石也;沉着而有灵气,埋于土中而成大地之骨干,石也;雨打风吹,坚固不移者,石也;质坚而能完成大厦高楼之基础者,石也;默默伫立山中或庭园,增加生活趣味,并能抚慰人心者,石也。另外,“石”在禅语里通常指不被一般知识和智慧所拘束、在高度空间自由活动的一种心境。 由此可见,赏石活动在美化生活、开启心灵、陶冶情操方面独具特殊功效。
    我国的石文化源远流长,赏石藏石热于今尤盛。赏石传统为什么会绵延不绝经久不衰?我以为,主要在于人们对大自然的崇尚,在于对鬼斧神工的惊羡,在于奇石所蕴含的摄人心魄的特殊魅力。
    奇石出自天然。历经千秋万岁,任由上苍造化,没有人为加工,更显弥足珍贵。这是奇石的鲜明特点。因此黄金有价石无价。上海藏石家黄俭收藏的文字石《寿》,赭底红字,遒劲流畅的草书锋毫毕现。在《收藏》杂志一亮相,就引起中外藏石家浓厚的收藏兴趣。去年春节,《鉴宝》专家定价38万元。
    奇石精美绝妙。早在人类诞生之前,大自然就随意雕造出酷似人类文明的意兴表达,不能不说这是绝妙的巧合。北京藏石家张竞收藏一只玛瑙鸡,半透明的玉质球状天然形成残缺的蛋壳,一只毛茸茸的雏鸡躲缩在壳内探头探脑,惟妙惟肖。据说该鸡估价l.4亿元人民币。
    奇石独一无二。不像批量生产的艺术品、工艺品,任何一块奇石都是没有重复、不可再生的孤品绝品,自然界绝不会找到一模一样的第二件。所以奇石的观赏、收藏和经济价值尤为看好。现已成为艺术投资的新亮点。著名奇石《盘古》价格高达228万,南方也有藏家慷慨解囊欣然收藏,个中原因正是如此。
    奇石励志益趣。奇石具有收山川之美养其身心的特殊功效。上个世纪40年代,周恩来战斗在白色恐怖的南京,就曾收集雨花石置于案头朝夕观瞻。郭沫若在散文《访梅园新村》中赞到:雨花石的坚强、宁静、无我,却也象征主人的精神。如今,藏石励志,玩石益趣已成为奇石爱好者和藏石家的共识。
    奇石千载难逢。奇石天工独塑,大璞不雕。发现的概率极小极小。个别绝品神品的出现,只能令人目瞪口呆。石界于是有了“奇石在缘”的由衷感叹。军旅藏石家陈卫民收藏的《绚丽河山》高过2米,重达6吨,画面上银河飞泻,五彩缤纷的崇山峻岭蜿蜒。散文家杨闻宇诗曰:孕育祁连最深腹,易移千里此为雄。色彩丰沛世无俦,神迹觐日唯朝东。上海、深圳一些好家专门赴西北观赏此石赞不绝口,欲出高价购作园林大型观赏石。 二、发现的艺术性:慧眼点化的奇珍异宝
    尤如千里马须仗独具慧眼的伯乐去发现去赏识一样,沉寂埋没在荒山河滩乱石中的奇石,也需要好石家去发现去欣赏。因而奇石赏藏也被称为“发现的艺术”。石不能言最可人。《红楼梦》作者曹雪芹诗曰:爱此一拳石,玲珑出自然。溯源应太古,随世又何年?有志归完璞,无才去补天。不求邀众赏,潇洒做顽仙。你看,一块小小顽石,曹雪芹能够把玩出自己的人生追求。真可谓石小学问大,发现靠眼光。
    奇石的发现重在独创性。独创性是指发现的眼光奇特极具个性。大艺术家罗丹说:美无处不在,只是缺少发现的眼光。天然存在的奇石能否被发现,被认知,人的艺术眼光起着决定性作用。一方自然石,被发现之前,也许毫不起眼一文不值。一旦被人发现,经过奇思妙想的艺术创作,就被赋于了艺术生命,顿时变得身价百倍。也就是通常所说眼光有神,点石成金。青海藏石家郑克光去年在兰州一农户的石堆中发现一块黄河画面石,出价100元带回西宁,配座后取名《浴女思春》,今年春节以2万元卖给山东一位藏家。
    奇石的发现和创作的过程是挖掘奇石本身蕴有的主题、情趣和文化内涵的过程;是凝聚创作者智慧才情的创造性劳动的过程;是提升美学价值,启迪哲理感悟的过程。这个过程中,起名要画龙点睛,赏析要别出心裁,想象要触类旁通,思辨要神游物外。兰州藏石家高福春有一方竹子奇石,画面上虚心劲节峭然挺拔,根部丛丛嫩笋破土箭立,美其名曰:《清风摇翠》。名雅石美,欣赏起来诗意盎然,心旷神怡。后来几届大展屡屡获奖。
    奇石的发现具有偶然性。这种偶然在于想都没想却突然获得。偶然源于对奇石孜孜不倦的偏爱,历经千辛万苦的痴心收集;偶然源于对赏石学问及其相关知识的广泛涉猎和掌握运用。藏石家孟长礼收藏的《李慧娘》是一块难得的画面石精品。在他发现之前,曾有人几次从河滩上翻起来看过,都没看出名堂扔掉了。恰恰熟悉古装戏剧人物造像的孟长礼慧眼识宝,对此石情有独钟,结果人石俱扬名,石缘促双赢。仔细捉摸,一些说起来偶然的事情,其实也有必然。偶然中蕴含着“天道酬勤”的必然。
    奇石的定名要有认同性。用千万年前生成的奇石来巧合当今的人事物境, 自然见仁见智,这是十分正常的。但是,“艺术之水相通”,最终必须得到名家和众家的普遍认同才行。把个人意志强加于人,或者牵强附会,甚至画蛇添足,都适得其反。
    奇石的装饰讲究艺术性。给外形不规则的奇石配座或者确定摆放位置,一定要远观近看,反复捉摸。有的奇石这样看也可以,那样看也可以。这就需要权衡利弊,择其精要,以达到移步换景、横峰侧岭的奇妙效果。 三、天琢人觅:奇石是一种特殊的艺术品
    奇石究竟是不是艺术品?其实,从奇石的观赏作用、文化性质、经济价值,从人们对奇石的特殊偏爱已经反映明白了。我认为,奇石是不是艺术品的争论焦点,不在于人们对奇石的观赏价值、收藏价值与珍稀价值的肯定与否定,而在于人们对艺术的界定,对艺术品纯粹人为性的强调与认同。
    我们知道,艺术是通过塑造形象具体反映社会生活,表现作者思想感情的一种社会意识形态。在内涵和形式上,在创作与生活的关系上,比较强调艺术家主体的心灵感受和生命意兴的表达。这种更多地强调人为主观作用所创造出来的作品,统称为艺术品。
    今年3月,在北京参加一个专业会议。有幸与中国美协常务副主席刘大为先生同在一个组。谈到美学问题,我请教奇石算不算艺术品?刘先生回答十分肯定:奇石当然算艺术品。一些难得的奇石还是价值不菲的传世艺术品。比如台北故宫就收藏有清代奇石珍品。刘先生继续说:提到艺术品,往往容易想到应该是纯粹人为的。奇石虽是天然造化,但后来被人一经发现,通过想象,创作命名,再进行配座,赋予人文社会的思想内涵,这就自觉不自觉地融入了人为的艺术创造,具备了艺术价值,天然奇石就变成了一种艺术品。
    刘大为先生与时俱进的赏石观引起了我的深入思索:自古以来玩赏奇石被视为一门高雅艺术。在各种艺术新门类(甚至荒诞的行为艺术)层出不穷、大艺术观主导潮流的当今,我们用不着为奇石艺术品的纯粹性去争论不休。只要认可了天然奇石的特殊性,认可了人为发现的艺术性,也就得出了大家都能认可的结论——天琢人觅:奇石是一种特殊的艺术品。
    特殊在什么地方呢?
    特殊在于不光天造化,更有赖人发现。特殊在于天人合一,主客共存。特殊在于虚实互补,相得益彰。我以为,任何天然的东西,以人的艺术的眼光去发现,根据人的想象去创作,都应该称作艺术品。
    特殊在于承载着造化无心与发现有意。大自然随意雕造的每一块奇石,都有赖于人的发现与创造。正是二者的巧妙结合,奇石便有了诸如具备美学价值,易于观赏,便于交流,利于传承的艺术品基本属性。
    特殊在于包含着奇石无言与人的能言。桃李无言,下自成蹊。无言的奇石以独具的美学形式供人品读,任人评说,天人合一地构建着一种心石相通,物我和谐,其乐融融的超然境界。
    特殊在于凝聚着人的聪明才智。奇石的最大价值在于观赏,在于用心感悟蕴藏的精神内涵。这就需要高超的艺术点化。河南藏石家李广岭收藏的《何时彩云归》,画面上一个小姑娘站在海边翘首盼望。此石因为曾经准备作为某种礼物送给台湾要人而增值近10万,成为一块传世名石。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天然奇石与纯粹的艺术品相比,还具有天工独塑、无与伦比的珍稀性。无论是收藏价值,还是经济价值都应远远高于可以再创作、可以再生产的艺术品、工艺品。这也是自古以来众多收藏家认定的“千金易得,奇石难求”价值判断依据。藏石家应当珍惜和善待每一块奇石。当然,我说的奇石,是真正意义上的可遇而不可求的奇珍异宝,而绝不是随处可捡、可要可不要的大量凡石、庸石。

尤如千里马须仗独具慧眼的伯乐去发现去赏识一样,沉寂埋没在荒山河滩乱石中的奇石,也需要好石家去发现去欣赏。因而奇石赏藏也被称为“发现的艺术”。石不能言最可人。《红楼梦》作者曹雪芹诗曰:爱此一拳石,玲珑出自然。溯源应太古,随世又何年?有志归完璞,无才去补天。不求邀众赏,潇洒做顽仙。你看,一块小小顽石,曹雪芹能够把玩出自己的人生追求。真可谓石小学问大,发现靠眼光。
[url=http://health.tigtag.com/vitiligob/]白癜风注意[/url]

TOP

接近tmg回复 2# nradmc35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