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俄罗斯玉石再演“疯狂的石头”?

俄罗斯玉石再演“疯狂的石头”?

4437e612ee9414fd0b463e.jpg
2014-6-10 08:41 PM

     2014中国哈尔滨国际珠宝玉石博览会,5天展会共吸引30万名参观者,400余家企业累计成交额上亿元。据主办方介绍,这场旨在聚集中俄宝玉石资源、发展省内宝玉石产业,同时打造自有品牌的珠宝展,已成为我国东北最大珠宝玉石交易平台。

       据了解,俄罗斯原石及其开采市场成为本次展会最大亮点。中国宝玉石行业和收藏界已经把目光投向了俄罗斯玉石。然而,业内人士提示,中国市场对宝玉石的狂热,已经让俄罗斯人意识到那些“普通石头”的巨大价值,除了价格年年攀升引发商人“囤货”外,俄罗斯玉石出口配额制政策的推出,已经开始有了让俄罗斯玉石朝向“疯狂的石头”角色变化的苗头。

       俄玉石变身“中国贵族”

       “俄料越来越贵了。”在黑龙江东宁、黑河等地,从事俄罗斯玉石进口以及相关行业的人都这样感叹。

       据介绍,2013年年初/公斤俄罗斯碧玉原石一般在3000-4000元之间。当下,在东宁口岸,这个价格已经涨到6000元/公斤,至于白玉原石,已经涨到近2万元/公斤了。

       从最开始的无人识,到现在的“水涨船高”,俄罗斯宝玉石市场的每一次波动,不仅牵动着中国买家的神经,同样也牵动着东南亚宝玉石市场的涨跌。

       据黑龙江省宝玉石协会有关负责人介绍,俄罗斯宝玉石资源非常丰富,玉石资源约占世界的70%,其原料主要产在伊尔库茨克州、克拉斯克亚尔斯克边区、乌拉尔山脉和西伯利亚矿区。俄籽料也称籽玉或璞玉,与和田玉同属一脉,是经过自然风化,从原生矿体剥解为大小不等的玉石碎块,被水流搬运至下游河床,经过上千年的河水打磨天然形成的卵石形玉料。由于俄当地天气寒冷干燥,玉石的外皮颜色更深更浓重。2000年,俄翠玉首次进入中国市场。2013年,从东宁口岸各种渠道进口的俄玉石原料就高达近千吨,销售原石500吨,交易额10亿元。

       业内人士反映,最开始俄料非常便宜,几乎以原石价格买进。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到俄罗斯开采、购买原石,当地人也意识到这些看上去颜色鲜艳的“石头”是好东西,于是价格也一年比一年高。

       然而,即便如此,与东南亚市场和和田玉等老品牌相比,俄玉价格相对便宜,仅为翡翠、和田玉的1/5。

       在宝玉石加工业发达的珠三角玉石商人眼里,俄料是“潜力股”“早晚要涨上来”,于是纷纷北上采购原石,寻求合作,并把原石加工后以几倍的高价卖到东南亚市场。

       俄玉会是下一种“疯狂的石头”吗

       如今,无论是在黑龙江省东宁县还是黑河市,从事俄罗斯玉石原料进口的中国商人全力以赴的只有一件事:囤货。

       据了解,由于文化不同,玉石在俄罗斯并不被消费市场认可,玉石也不在其“贵宝石”资源名单中,但是,近年来,俄罗斯方面还是被中国的玉石文化和玉石产业惊醒——目前,俄罗斯已经对玉石原料出口实行配额制,按照其现行政策,玉石原料出口需要联邦政府批准,这无疑加重了中国进口俄料的难度和成本。近年来,随着中国商人大量进口俄罗斯玉石原料,俄罗斯方面已经开始意识到玉石的重要性,政府部门也预备出台政策,把玉石归入“贵宝石”名单。而这意味着,到那时,不仅俄罗斯玉石原料价格还要大涨,出口审批手续也将更加繁琐。

        于是,在黑龙江,俄罗斯玉石开始了一轮又一轮地涨价,而价格的不断攀升,又导致市场需求的不断增加,玉石又导致价格上升……

       据了解,以俄远东地区加里宁格勒等地为集中区,目前已经聚集一批中国人到各个矿区寻求合作、合资、联合开采的商机。

       中国意图用合作扼住疯狂

       一波波的中国商人搅热了俄罗斯“冰凉”的石头市场。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中国的玉石市场中,俄罗斯原料占比超过50%。与新疆、青海等国内玉石相比,俄罗斯玉具有一定的价格优势,其数量多,可选择空间较大。俄玉不乏精品,由俄玉制作而成的雕刻作品也在评选中屡有斩获。可以说,中俄珠宝玉石贸易前景广阔。


        面对这种情况,黑龙江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局长高建华在本届哈尔滨宝玉石博览会上就提出一个观点:“中方应主动采取措施,不能让俄罗斯玉石偏离市场价值,成为‘疯狂的石头’。”

        高建华认为,俄玉石市场刚刚发展起来,在矿产开发、落地加工等环节都不尽完善。但中国人不能把“和田玉”式的野蛮开发带到俄罗斯,要合理、有序开发,尽量避免炒作、防止价格虚高。

        据了解,为了协助俄方合理控制玉石开采,黑龙江省将出台政策,鼓励企业走出去,与俄方企业共同开发,确保从源头上掌握“话语权”。在宝玉石产业规范方面,今年,将组织省内外专家到俄方考察,并与俄方协商编制玉石产业发展规划,以期“把好资源利用好”。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返回列表